主页 > 大咖名流 >

汪伪大汉奸何炳贤为何能够得以善终(三)

发布日期:2022-09-22 01:1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日伪控制时期的南京,何炳贤内心一直很矛盾,他自奉廉俭,行事低调,较之那些作威作福、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的官场同僚,确实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闲暇在家也只是欣赏欧洲古典音乐或粤调音乐,读读书看看报。他与汪精卫夫妇关系密切,常应邀去汪家吃饭聊天,汪孟晋、汪文惺兄妹几个都叫何炳贤为叔叔。而汪精卫的另一亲信,曾任汪伪政权外交部长、海军部长等要职的褚民谊则经常挨骂,弄得很没面子。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大举南侵,席卷南洋,香港最先被日军侵占,8万英军战败投降。1942年秋,汪精卫召见何炳贤,表示有意向日方举荐何为香港管制区主席(相当于市长)。汪称这是出于为何考虑,因为南京上层人事关系太复杂,派系斗争又激烈,何炳贤倒不如回南方,坐镇香港,而广东又是汪精卫力量的大本营,势力较大。何炳贤考虑再三后谢绝了,慨然表示他愿意留在南京效力,“为汪先生分忧”,这令汪精卫更为感动。

  侵华日军的疯狂搜刮造成南京、苏州、镇江等城市物资供应紧张,粮食已不能保证充分供应,贫苦市民尤感时日艰难,1943年底南京东关头、西水关、冶山道院等贫民聚居区已出现老人、幼儿饿死的惨象。日伪实行新闻封锁,严禁报纸报道,违令者出动军警查封报馆。何炳贤很感不安,他去那些棚户区作了访查,并将实情向汪精卫汇报。汪主持召开了伪中央高层会议,决定先向最高顾问影佐少将和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大将通报,在获得主子首肯后,委派专人前往山东、河北日伪控制区洽购山芋干、高粱等粗杂粮各5000吨,并设法在皖东八县调运稻谷3000吨装船运回南京,加工成米后以优惠价出售给市民。至于贫民家庭则由保甲长挨户登记造册,给予救济,每户不少于60斤。何炳贤担任救济工作总负责人,几次到发粮现场监督,他还以同样的方式适时解决了苏州、镇江等地的粮荒问题。客观地说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办了些实事。

  1943年初,何炳贤征得汪精卫夫妇的支持,在城中百子亭翠明新村临街几间洋房里筹建了仁济医院,分设内科、外科等6个科,由原在上海开业的林开弟博士任院长。该医院以诊治贫苦市民为主业,免收挂号费,药费也只收半价。二十余名医护人员均为志愿者,他们供职于鼓楼教会医院,有固定收入,受南京基督教青年会派遣轮流抽空来这个小医院服务,只吃一顿工作餐。何炳贤利用自己担任过伪中央军校校务委员兼秘书长的有利条件,商请该校几位尚有良知与同情心的将校抽拨出部分福利补贴费转投入仁济医院,以维持运转,他还几次捐出一部分薪水。那一时期,承受了日军制造的大屠杀的南京市民们以为这又是凶暴的日军和卖国汉奸耍的什么花招,但几个月下来,人们看到确有一些无钱治病的贫苦人在仁济医院受到良好服务,不免有些惊讶。何炳贤热心社会公益的举措让他少挨了百姓的骂,他内心中当汉奸的负罪感也多少得以减轻……

  1944年初,何炳贤还计划在城南中华路一带筹办一所中等规模的专为贫苦市民服务的慈善医院,已呈文报请汪伪政权立项,但因受日军总部的蛮横干预而未能施行,其时汪精卫已死于日本,归葬南京东郊梅花山。1945年抗战胜利后,南京光复,汪伪傀儡政府作鸟兽散,何炳贤凄凄惶惶地随同以伪国府主席陈公博为首的一干军政要员经上海转道去日本暂行逃避,行前发表声明承认组织伪南京政府是错误的,他们愿意为这个卖国投日的决定付出代价。

  不久,陈公博等人回国接受审判,才抵达南京就被关入看守所。何炳贤与周作人关在同一囚室,都换上了条纹囚服等候审判。那段时期,何炳贤的妻子及其三位子女沦为汉奸家属,早迁离了原住的小洋楼,在清凉山附近租住无水无电的茅草房,何妻获准每个月探监一次,带些排骨、香肠、干菜酸肉、奶粉等食物给何炳贤。有次她在送汤的热水壶下加了一个暗盖,内藏有她写的新闻和情书,顺利通过了宪兵和狱警的例行检查。后来,夫妇俩就一直借此壶进行秘密联系。何炳贤在回信中要求妻子以后多送些食物来分给周作人,说他在南京没有亲人,实在怪可怜的,何妻照办了。

  国民政府高等法院对汪伪大汉奸们实行的几次审判都是在南京朝天宫大殿进行的,吸引来上百名中外记者采访,旁听市民挤满了棂星门外的广场,气氛热烈。由于当局置民生于不顾,发动了反人民的“戡乱”战争,造成物价飞涨与社会动荡,而许多接收大员贪污腐败的恶劣行径更是令市民反感,以致在审判大汉奸的过程中出现了几幕令人诧异的场景。如汪伪第三号人物周佛海尽管也受到人们唾骂,但在作自我辩护时居然赢得一些人的喝彩,造成现场秩序混乱。何炳贤在受审时诚恳认罪,并再三低首鞠躬,请求宽恕,全场出现静默。审讯结束时,不少受过何氏恩惠的老百姓连同检察官的家属都涌到法庭争相作证,为何炳贤求情,请求轻判……结果,法官只判了何炳贤8年有期徒刑,而与何官职、地位大体相等的林柏生、褚民谊、江亢虎、梁鸿志等大汉奸头目不是被处以死刑,便是被判无期徒刑或15年以上重刑。很显然,何炳贤已受到宽大处理。家人和亲友们都额手称庆……1948年底,何炳贤被释放出狱,回家与妻儿团聚.那时市面上一片混乱,风声鹤唳,何炳贤一家五口身无分文,逃到上海,栖身在胞兄何炳德家。

  1949年4月上海解放前夕,何炳贤携妻儿南下经广州重回香港,住到母亲家里。何炳贤为养家糊口,日夜从事翻译,积劳成疾患上了肺结核,幸好遇上了在南京开办仁济医院时结为朋友的林开弟医师,此时林已当上香港广华医院院长,他及时伸出援手救济旧友,安排何炳贤住院,并给予免费医治……

  何炳贤三个儿女都事业有成,其中以何弢最具知名度,1995年4月还被中国政府任命为港事顾问。1999年1月24日,98岁的何炳贤老人在香港寓所安详辞世,说他得以善终是符合史实的。何炳贤是一个见证了大时代的富有争议的人物,数十年过去了,白云苍狗,世事递嬗,这一段历史印记却未曾磨灭。何炳贤走错过路,其备受争议的身份处境让其内心背负了沉重的十字架。但无论如何,他的人生结局要好于其他“上了贼船”的同伴。

  • 上一篇:大汉奸侄孙女被爆是邀访台幕后推手(图)
  • 下一篇:没有了